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放下就是快乐 在闹市中修行 色难 人间佛教的人情味 孝的故事
主页/ 弟子序/ 文章正文

第八十四 回

导读:小燕命令她的十只雄燕后留下,独自到外头去飞一飞。在心里,她想碰到雁儿叔叔,那怕是说上一两句话,她也会感到满足。...

  第八十四回

  小燕没听到雁儿叔叔的心声。她的心已封闭了,也没有任何一位天使传给她听。

  第四天。

  小燕命令她的十只雄燕后留下,独自到外头去飞一飞。在心里,她想碰到雁儿叔叔,那怕是说上一两句话,她也会感到满足。

  雁儿叔叔也察觉到她的用意,也飞过去陪伴她。

  「小燕,叔叔这两年多以来,经历了太多东西,学了很多很珍贵的『法』,想与你分享。」

\

  「什么珍贵的『法』都好,我可不愿像你一样,孤独一辈子!」

  「你还是那样任性!至少也该给自己一个机会,听一听呀!」

  「别总是当我没长大一样对待我,小心你自己的慢心。」

  「小燕,生命的机会要把握,能跟你分享法的机会已不多了。」

  「我知道。你总会让自己显得特别珍贵,要大家珍惜你。不然你就跑掉,想让人懊悔。告诉你,你要跑就跑吧!要飞就飞吧!我已懂事成熟了,不再那么容易动心。」

  「为什么总要以『手段』的角度来看一切呢?叔叔做事只是依法如实而已呀!」

  「够了!够了!你的『如实』已够制造痛苦,现在再加一个『依法』,你就说给自己听吧!」

  第四天的接触,就这样结束。雁儿叔叔不明白,小燕总是难以沟通。小燕也不明白,她原本独自飞出去,就是想听雁儿叔叔分享几句心得,说几句话。见到面时,却给自己慢心搞砸了。她想怨自己,却不知如何怨起,这似乎是她太常有的表现了。

  第五天,小燕再次独自飞出去。天空中却看不到雁儿叔叔的身影。第六天、第七天、第八天、第九天都一样。

  雁儿叔叔离开了,他去寻找一个可以让他储藏七日粮食的安全山洞。他没忘记弥勒菩萨的嘱咐:今年中秋前的七天,他必须放下整个世界,为自己投生未来世做准备。

  他找到了他要的山洞,也开始收集可储藏的食物到山洞里。那是悬崖上离地几十尺高的岩洞,有些鸦子居住在那里。他向他们说,中秋前的七天他要用,只用七天。他们也很乐意让他用七天。

  于是他又去找鸦子兄弟分享法。他们都很惊叹他的心境成长,也很乐意接受他教的关于临终前守住心念,选择投生做人,修行佛法的建议。毕竟都会死的,相不相信都不妨一试,不会有什么损失,只有死得更平静。他们是抱着相信无害,宁可信其有的态度。

  这段期间,他也去找咪咪。此时,咪咪已当了三个孩子的妈妈。咪咪看到雁儿的归来,感动万分。她还记得忆起过阿虚与小武的过去世。见到雁儿,始终有一份情执在。毕竟同入彩虹桥、共游天界、同看「缘起宿命镜」、共同回忆过去世经历的事,是太稀有了,怎么也忘不了。在夜里,听了雁儿分享的「法」,她完全深信不疑。决心要把握好这一生临终时的最后一念,像雁儿一样,投生人间修行佛法。

  雁儿庆幸这次回来还能帮到老朋友,虽然小燕与他已有那么大的距离。

  第九天的夜晚,新月已出现。梦里的妙音天女竟然活生生地出现在海上的天空,坐在云端上,唱起歌来。这回她不再隐身,而是让雁儿清清楚楚地看到她了。她身穿纯白色的白纱,身姿美丽优雅极了。

  又是风起时

  又是风起时

  又是卦变时

  又是无常在考真

  又是生命的磨练

  可还记得度苦的誓愿?

  可还空悲无住地奉献?

  可还记得让童真

  经万考磨出火莲?

  「莫非又要发生什么了?」雁儿想。

  想到妙音天女一直在护着他,伴他度过那么多成长的岁月,不禁感动万分地唱起一首歌来:

  忘不了

  忘不了

  您的恩情

  忘不了

  您的真心

  永远怀念

  永远感激

  忘不了

  您的教育

  忘不了

  您的愿心

  默默学习

  默默修习

  妙音天女意犹未尽,又唱了一首歌:

  应考

  狂风吹了 夕阳没了

  磨考的时刻又来到

  当知万相因缘造

  先要无我没杂染烦恼

  「我」要灭消 无「我」卑傲

  空悲菩提真心来迎考

  谦对磨考笑一笑

  没有失败也没有得到

  明心转乾坤

  化难破关无住心还超

  深明因缘如梦如幻

  千万不要执着结果

  悲心抚众生

  缘起性空空中有妙玄

  度苦的勇气要有无限

  果中修因黑暗转光明

  看来是真有考验要来了。雁儿想。

  此时,他想起他的古老心愿,就以一曲向天女诉说:

  古老的心愿

  偶然想起一个愿 古老的那个愿

  我要舍己为众 我要救度万众

  深深真心诚意 同体感众苦

  体谅众痴无奈 众恶的无奈

  我为这份心愿 历尽了艰苦

  四处流浪求法 多年埋头苦修

  愿以无限宽谅 无限的温柔

  永远爱护众生 安抚着众生

  妙音天女深深地凝视着雁儿,然后笑了笑,就消失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