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罗汉菜 隽永故事 禅是一枝花 小和尚的白粥馆 少林故事
主页/ 禅宗公案/ 文章正文

一口吸尽西江水

导读:湖州报恩玉林通琇禅师,磬山天隐圆修禅师之法嗣,俗姓杨,常州江阴人。通琇禅师十九岁投磬山天隐圆修禅师出家,并受具足戒,后奉命充当侍者,随堂坐香。一天晚上坐香,还未开静(坐香完毕,击板为号),通琇禅师便走出禅堂,来到丈室。  圆修禅师见了,便问:“今日香完何早?”  通琇禅师道:“自是我不去坐也。”  圆修禅师道:“见甚道理不去坐?&rdqu...

  湖州报恩玉林通琇禅师,磬山天隐圆修禅师之法嗣,俗姓杨,常州江阴人。通琇禅师十九岁投磬山天隐圆修禅师出家,并受具足戒,后奉命充当侍者,随堂坐香。

  一天晚上坐香,还未开静(坐香完毕,击板为号),通琇禅师便走出禅堂,来到丈室。

  圆修禅师见了,便问:“今日香完何早?”

  通琇禅师道:“自是我不去坐也。”

  圆修禅师道:“见甚道理不去坐?”

  通琇禅师道:“即今亦无不坐。”

  圆修禅师闻言,蓦地从案头上拈起《石屋录》,问通琇禅师:“者(这)个是甚么?”

  通琇禅师道:“却请和尚道。”

  圆修禅师道:“你不道,教老僧道。”

  通琇禅师道:“情知和尚不敢道。”

  圆修禅师道:“《石屋录》。我为甚不敢道?”

  通琇禅师道:“随他去也。”

  圆修禅师道:“赃诬老僧!”

  通琇禅师一时无言以对,透过不得,不觉泪如雨下。

  那天晚上,通琇禅师从丈室退出之后,站在圆修禅师的单寮附近,一夜未曾合眼,心里一直想着圆修禅师

  前面所说的话。

  到五更的时候,圆修禅师将他唤进寮房中,安慰道:“不用急,我为你举则古话。当初有个庞居士,初见人时,也似你一般,孤孤迥迥,开口便问人‘不与万法为侣者是谁’。马祖当时为甚踏向前一步,云‘待汝一口吸尽西江水,即与汝道’?”

  通琇禅师道:“某有一颂。”

  圆修禅师道:“汝颂云何?”

  通琇禅师遂呈颂云:

  “不侣万法的为谁,谁亦不立始亲渠。

  有意驰求转睽隔,无心识得不相违。”

  圆修禅师道:“不问你不侣万法,要你会一口吸尽西江水。”

  通琇禅师一听,言下大悟,遂拂袖而出。

\

  从此以后,通琇禅师机辩大发,凡有诘问,皆当机不让,应对无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