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慧能大师 莲池大师 达摩祖师 虚云法师 弘一法师
主页/ 传喜法师/ 文章正文

不可“小”觑

导读:不可“小”觑之——光明楼开示  2014.02.16  奶奶:我孙子小乖他说他也信佛。那次住了一百多天嘛,小乖成天说他是小和尚,他是小和尚。这回他妈说啥不让来,可能想着你爸爸出家了,你也想当小和尚?他妈妈给他打电话就问:“你啥时候回来?乖乖,想妈妈没?”他可会说了:“妈妈,我今天还没有想你,明天再想你吧。&rdqu...

  不可“小”觑之

  ——光明楼开示

  2014.02.16

  奶奶:我孙子小乖他说他也信佛。那次住了一百多天嘛,小乖成天说他是小和尚,他是小和尚。这回他妈说啥不让来,可能想着你爸爸出家了,你也想当小和尚?他妈妈给他打电话就问:“你啥时候回来?乖乖,想妈妈没?”他可会说了:“妈妈,我今天还没有想你,明天再想你吧。”他妈说:“你还要住多长时间啊?”“妈妈,我已经是小和尚了,你不能再让我回家了。”他妈妈说:“你怎么会是小和尚了呢?”“我现在已经剃头了”。手里拿着手机比划着“我现在已经剃头了。”他妈妈说:“那不行,你得回来,要不我去找你去,把你接回来?”“妈妈,那不行的,你现在不能来看我,你也不能来接我,因为我还小呢,我是小和尚。”那天在家里我说:“你以后到底是当小和尚?不当小和尚啊?他说:“我当然当了,我以后小和尚的名我都知道,我说:“你叫啥名字?”他说:“我叫慧认师。”

  师父:哈哈。

  奶奶:他说他以后要在慧日寺,他叫慧认师。我说:“哪个慧啊?”“慧日寺的慧。” 我说:“认呢?”“认就是认识的认。我叫慧认师,我也是很厉害的。”笑死啦,他才五岁半,他说他是慧认师,以后他很厉害的。这次也是说啥要来,他妈那天哭了,她一哭了,他不想让妈伤心嘛,他说:“奶奶,这次小和尚头我是剃不了了,那我这次就算了,下次再说吧。”他就想当小和尚。

  师父:他妈妈呢?

  奶奶:他妈妈在家呢,你不回家,她不吵死啦?你不知道,他妈妈吵死我啦,没办法啊。

  信众1:太原有一个小孩,那小孩十岁就有病,病的不行了,后来她妈妈就把他领到庙里。那师父一看他根基很好,就说:“你这小孩啊不是病,你把他放到庙里,他就好了。”他妈那时候看孩子病得都不行了,她就放到庙上了。人家那师父就给他念咒,给他诵经,念完呢这孩子就好了,真好了。这师父给他整好了之后,就给他落发了,十岁哎落发了。她妈妈就成天打电话让他回去。他师父说:“回去是回去,七天必须给我送回来,过了七天我就不敢讲了。告诉你,你不送回来别后悔。”回家他妈一看这孩子也好了,又惊又咧地就舍不得,给家住了一个月。一个月还剩三天了,他师父说就给她打电话:“你还不送回来啊”?她说:“师父啊,这孩子可好咧,没事的,我再喜欢几天”。他师父说:“不允许你再喜欢了,你让他回来,以后再回去看你。本来说好七天的,这保你一个月了,很累得啊。”这师父成天给他念经啊保他。她妈就不听师父话,师父就说“哎呀,这人就这么笨,怎么说也不行。”剩一天了,小孩突然就一个急病,他妈中午打电话给师父:“师父啊,有病了,你来接他吧。”师父说:还接啥呢?去了也不赶趟了。那孩子真的就走了。

  奶奶:怎么那么快呢?

  信众1:哎呀,人家师父给看了,就是不让他给家里嘛,所以说七天必须送回来,她寻思师父是糊弄她呢。那师父说的那么真切,后三天这师父说:“哎呀,我很累的,天天念经给他回向”。她不听,就剩一天了,那师父说坐飞机都不赶趟了,那师父也没招了。第二天早上打电话说没有气了,他师父也去了,到那一看,就给他念经,完了念出一个舍利子,比那黄豆粒还大呢,白的。他妈就哭啊,这师父说:你别哭啦,白瞎了,说你不听,怨你啊?这回你上哪想去吧?你要搁到庙上,我给你照顾着,你想,你就看去呗,你非得把他搞到你家里。

  师父:家里业力不一样的。

  信众1:师父说:他不是你家的人,人家就是一个佛子,他前生就是修行的。那舍利子溜圆溜圆,雪白雪白的。

  奶奶:哎呀,我们家小乖,有时候也让我头疼得不得了。我们俩绕佛嘛,他淘气得很,我一推那个六字大明咒滚车,他就站那顶上。我说你别把车踩坏了,你那么沉。等我们绕完了,我说:“乖乖,我们饶塔是有功德的,你要回向的”。他跪在那回向,他说的话把我吓死了,他说:“阿弥陀佛,你听见我说话没有?我要是长大了,我要出家当和尚的,我是地球的人,我会让他们都念佛,不光地球上的人哪,虚空的众生我也会让他们念佛的。”哎呀,给我吓得啊。我头晕哪,我吓死啦,我说:“小乖,你是不是打妄语啊?”他说:“算什么呀?这不算什么。”他是这样说的,真的师父,我现在带着他,我就害怕他说错话。师父,我就跟您说说这话,有些事我不知道,这孩子怎么整啊?

  师父:说明你们家祖上有德啊。你看你们俩那么好,你们家里培养佛子的。

  奶奶:现在他爷爷在这我说出来,要我不知道怎么整这个家了,吓死了。生他那几天啊,我那耳根就听到有声音跟我说嘛,说他前世是修行人哪。以前我们家他们没有吃素,吃素也是我自己吃。我听这话给我吓的,那以后我们就全家吃素了。没几天他就会说话了。还在月子里嘛,我就逗他玩。他就像现在一样的叫“奶奶,奶奶”。我赶紧给他嘴捂上了,我瞅瞅边上没人,给我吓的吧。我的妈呀,我说你千万不要再说话了,不要再说话了,吓死我了。

  师父:你手捂着,万一憋死了怎么办?

  奶奶:把我吓死了,谁听到那么小的小孩说话呀?他厉害得很,那天跟我说什么呢?“奶奶,我那边来的时候,你不知道有多少佛在看着我”。我说:“多少佛看着你啊?”“很多很多的,他们还告诉我,别忘了回来哦,别忘了回来哦。”他是这样讲的。我说“那你是哪尊佛来的?”他说:“不是的,奶奶,我不是佛呀,我不是佛”。后来我说算了算了,

  再那个小乖乖也奇特得很,他不能招那些业障重的,一碰到那业障重的,他就会哭啊。我妹妹那天中午去了,我妹妹他俩干那个工作不好,一个给酒店当会计,一个给人家开车买那些东西嘛。他们家那东西太多了,业障重得很,咋说也不听,为了挣钱。她到我们家就呆了两小时,完了我们家孩子整整哭了七天呐,怎么也管不了,就那么哭啊,到晚上就是那种惊啊,一下子就跳起来哭。

  师父:嗯,怨气很重。

  奶奶:后来我跟他爸说了,给他写了牌位,这头一下就正过来了。那一个礼拜给孩子折腾成那样子,站着地上就能睡着了。

  师父:越是小孩有善根,越有灵气,他小时候灾难就大。作为我们来说,就是要保护好他。

  奶奶:我们来之前一个月吧,又有一个,我在梦里看是个小婴灵,它浑身都是伤,缠的全是绷带,就露着两个眼睛。完了我们小乖就天天哭,就是小婴灵那种哭法,哼哼哼,天天哭,你招呼他也不醒,就那样哭。我也是赶紧跟他爸说,他爸又给写了一个排位,完了又走掉了,他就好了。

  师父:我们那个大师兄也是,两岁的时候,他妈妈带他去国清寺,他还骑在妈妈头上呢,就指着妙法堂说:“这妙法堂我建的,那个位置是我坐的。”他越小越灵,前世的事都还能记得。但是越往后,他的功德力开始减少了,这时候这世间的妖魔鬼怪就会欺负他,你来这世间,你不是要救人吗?它往你死里整。

  为什么西藏活佛,那么小就给他接到庙里去?一认定了马上交代他爸爸妈妈,你们要好好保护他,马上就接到庙里。不接回庙里,有时候业障就会跟上,那魔障很厉害的,这世界魔力、佛力都在斗啊。你知道吗?你如果是一个无所事事、没所作为的,那也无所谓,这世间业力也不会怎么样你。就像你家小乖,地球上人都要度他念佛,虚空众生都要度他念佛,那还了得啊?那他就不一样,他会感受到,他就会哭泣。

  小乖爷爷:不过那孩子就是聪明。

  师父:对,他是聪明。

  爷爷:就那么一点,也没人教他,他认识好多字,就那个连环画,一般小孩都是看图,没人看字。他先看字是什么意思,完了再看图,你看。

  师父:对呀,那小小的孩子。

  爷爷:第一次来的时候两岁半嘛,他奶奶教他几次“百字明”,才教几次人家就会背了。第一次师父让他背,那孩子吧有点怯场,一看人多了他害怕了,不敢。

  师父:对对对,呵呵呵呵。

\

  爷爷:在家背得可好呢。

  师父:是的,是的。

  爷爷:那时候两岁半嘛,就背出来了。

  师父:那还了得啊?你看, 你儿子高僧,你孙子又高僧, 你不想也不行呐,你们家祖先那是笑得乐坏了。

  奶奶:白天因为啥呢,他玩,他不听你的。晚上睡觉的时候,我会的我全唱一遍,他就跟着我唱一遍。那个《心经》我唱着唱着,掉了一句,他告诉我“奶奶,不要唱掉一句哦?”

  背那个“大宝楼阁咒”,有一句话我怎么也念不顺,他说:“奶奶,这个应该是这样念的”,他还教我。我是在学嘛,他又没有学,他告诉我应该是这样念。我说:“你咋知道的?”他不说,他不说。我咋知道他认识那些的?

  我们来这,师父您不是给一部经《父母恩重难报经》嘛,回来我说:你读吧。那本经几乎他全认识。他就成天抱着那个《佛陀的故事》看,我们屋里那几个老菩萨就说:“你看错本了吧?他说:“没有”。她们说:“你应该看动画片的,你怎么看字呢?”他也不理她们,他全认识。完了你说一个汉字,他就用拼音给你拼出来。就是因为读那个经,我才知道他认字的,以前我也不知道,我寻思他认几个吧?谁知道他都认识。这才过的五岁生日。那天我问他:“乖乖,那字谁教你的啊?”他说:“哎呀奶奶,这算什么啊,我玩着就会了”。他玩着就会了。

  师父:呵呵呵呵,他玩着就会了。

  奶奶:不得了咧,要不我害怕呢?我害怕。我都不知道我这个宝贝到底咋整呢?咋整呢?

  师父:这个佛菩萨来人间可有意思了,他要到这家来,一到这家,呼呼噜噜都到他家。

  奶奶:是这样的?

  师父:我们大师兄那家就是的,他家里他舅公出家的,他舅舅出家的,他家全部就走外孙这一路。他舅舅的外孙又是高僧,静权老和尚转世的,都很厉害的,呼呼噜噜都到这家来了。我就发现有一些小孩,真的那个德行哦,大人都学不来的。

  奶奶:学不来,真的学不来。

  师父:你别看他很小哦,你再学几辈子不一定赶上他。有的,小孩他就一直微笑,不管怎么,他都微笑。我说这本事厉害哦,再怎么他都微笑,哎呦,这本事厉害哦,他的口业好。

  奶奶:那天孩子说耳朵疼,哭啊哭啊不停地哭,哭到半夜了。这怎么办呢?我说这不行了,我们上医院吧?他不去,就说耳朵疼,就那么哭。怎么整啊?看吧也没看出毛病,就是哭。他是耳朵发炎了,耳朵充血,破了都出血了,晚上没看出来嘛。我说“乖乖呀,以前奶奶打你是错误的,奶奶今天向你道歉。你这个耳朵疼成这样,你也不上医院,也不知道咋回事。我说这样吧,你也受不了了,干脆就让奶奶疼吧,啊?奶奶替你疼好不好?”我说“奶奶替你疼”就这一句话,他一下就睡着了。完了我这连道歉、再替他疼,他睡着了,我俩糊完就睡着了。睡一阵子他又哭醒了,我再这么道歉,我再说替他疼,完了他又睡着了。后半夜,我们俩就这么着,一会睡一会说,一直睡到天亮。天亮了我说:“小乖乖,昨晚上奶奶说替你疼,你真得不疼了吗?”他说:是的奶奶,你一替我疼,我就能忍住了,我就能睡着了。”

  师父:呵呵呵。

  奶奶:完了他说啥呢?他说:“奶奶,昨晚上你有一句话你得承认哪?”我说哪句呀?“你说了,你打我都是错的,这句话你得承认,你打我确实是错的啊?”

  师父:哈哈、哈哈哈。

  奶奶:啊?我说:“那好好好,我不应该打你的,好好好,我承认错误,我是错的”。完了我说:“那奶奶都替你疼了,那以后奶奶要生病了,你替不替奶奶疼啊?”他说:“那我得想想是什么病。”我说啥病啊?他说:“这个耳朵疼我不能替你, 因为太疼了,我受不了了。”我说:“那什么病能替?”“我得想想”。我说:“是不是奶奶吃那药是糖水的药,你能替?”他说:“对”。

  上午上学去了吧,中午回来吃完饭坐那想半天,说:“奶奶等你老了,我是不是就长大了?”我说是啊。“那你老了,是不是你就得死掉了?”我说是的。“这个病我能替你”我说:“为啥呢?‘“因为我年轻时不会死掉,你会死掉,这个病我能替你。”

  师父:哎,对。

  奶奶:这个病我是可以替的,因为啥呢?你能死嘛,但是我不死了,我可以替你的。我替你,我也不会死的。

  师父:呵呵,呵呵。我在家里,我虽然是老小,但是我受的苦比我哥哥他们都多。那种苦,我从六七岁开始,之前我身体很好的,七岁那年就开始身体不好了,一到冬天就生冻疮,五个手指头、脚趾头、耳朵,全部都烂,肉都烂出来,怎么也没办法,然后身体就是特别虚。这个肉体的苦没有人能替代的。

  奶奶:师父啊,那时您要是来到庙里,肯定就没事了吧?

  师父:对呀,我一学到佛,啥痛苦都没有了,什么心里上、生理上的什么都没有了。在没找到佛门之前整个生命就是空的,无论怎么你都填补不了,你越成长,越发现缺个什么。

  奶奶:小乖他爸爸就是,在家里头干啥都没有主意。头一年来慧日寺,过年的时候他说:“妈,我不回去了,我从来没在外面过过年,今年我在师父庙里过了。”过完年我问他:“你在那过年,怎么样啊?”他说:“妈,我从小长这么大,我没有过过这么开心的年。”他在这找到快乐了,完了他一说出家,哎呀,我就偷着乐来着,没敢当他爸的面乐。

  师父:哈哈,哈哈哈哈。

  奶奶:你说,他高兴,你有啥不好的?

  师父:是,一学到佛了,哎呀,这世界只有这个才是愿意去做的,其他都没意思了,什么赚钱啊当官什么的。我当时就想了,你就成为世界首富又怎么样?你就全世界都让你领导,你当最大的头又怎么样?你就不死了?你死了啥都是空的,你人生意义是什么?只有学佛修行是对的,其他没一个能够让我欢喜的。

  奶奶:这次我们回去不到一百天,正好仨月又出来了。邻居他们都说:“你又干啥去?”我说:“还到庙里去。”他们说:“怎么又去呢?”我说:“精神世界嘛,物质上的东西,想满足很容易的,是不是?但是精神世界你要是空的,那你活着有啥意思?”

  师父:对对。

  奶奶:他们说:“你那么想得开呀?”我说:“是啊。”他那意思就是你们工人嘛,也不是很富裕的。我说这个钱,我现在就用在这上面,我不等死了去买棺材,是不是?我也不等有病的时候用,我就现在就用到这里是不是?我精神世界先充足,物质世界很容易满足的,房子有地方睡就可以了,衣服你能穿多少?所以去年他爸爸不太顺的时候,我就说:回家吃饭花你工资,出来花我工资。反正我觉着,一出来挺高兴的,他们在家里过年有啥意思?年年就是那一套。

  师父:对呀,而且乌烟瘴气的。现在这人不觉悟,不知道好歹,善恶不分,正邪不分。昨天那个总编记者到这乐坏啦:“哦,我这学佛像一张白纸啊,没想到寺庙是这样子的”。

  这人还是有善根,在济南采访了之后,他连续就以那个题目又报导好几个,他那个题目就是《我为什么到庙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