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般若净土中道实相菩提论 观经四帖疏 印光大师论外道 法藏法师:净土深义 往生论注大意
主页/ 般泥洹经/ 文章正文

般泥洹经卷下(一)

导读:俱之拘夷邑。已乐波旬历城中。度行半道所。...

不载译人附东晋录

彼时佛请贤者阿难。俱之拘夷邑。已乐波旬历城中。度行半道所。佛疾生身背痛。止树下坐。来贤者阿难。持钵到拘遗河取水。则受教行。是时五百乘车。厉渡上流。水浊未清。阿难行取水。还往白佛言。向群车过水浊未清。适可澡洗。有凞连河。去此不远。请取可饮。佛取钵水。澡面洗足。于是以忍疾。又得间时。诸华大臣。字福罽。行遥见佛。诸根寂默。得上调意之灭净具颜色明好。心欢喜前礼佛。揖让毕一面住。佛问福罽。汝于何得法喜。对曰。由于比丘力蓝。昔我行道。见力蓝坐树下。是时道上。五百乘车过。有人后到。下车问比丘。见前群车不。答言。不见。又曰。宁闻车声不。答言。不闻。曰时卧耶。言我不卧。自思道耳。其人叹言。车声[喝-曰][喝-曰]。觉而不闻。用心何专。难有乃尔。五百车声。尚且不闻岂他闻哉。即施之以一染布衣。我时闻此。甚加其志。遂得法喜。至于今日。佛问福罽。汝知雷电霹雳孰与五百车声。对曰。正使千车疾驰同响。犹不能暨。佛言。曩昔一时。吾游阿沈。其日晡时。天暴雷雨。震电霹雳杀四特牛耕者兄弟二人。世尊独不闻乎。吾言。我定意觉。彷徉经行。一人来稽首作礼。随我而步。吾问。是何匆匆。其人言。向者霹雳。杀四特牛耕者兄弟二人。世尊独不闻乎。吾言。不闻。曰时卧耶。答言。不卧。自三昧耳。其人亦叹言。希闻得定如佛者也。夫名霹雳声聒天地。而得寂定不闻者哉。其人心悦。亦得法喜。福罽赞曰。

遇哉睹佛者 何人不得喜

福愿与时会 令我获法利

佛答颂言。

爱法者卧安 得喜志念清

真人所说法 贤者常乐行

法护行法者 如雨之润生

于是大臣敕其仆。归取新织成黄金?。手奉献曰。知佛不用愿哀纳之。佛受其?。为说法之正化。若干要语。福罽避坐言。从今日始。身自归佛。自归道法。自归圣众。受清信戒。身不杀。不妄取。不淫妷。不欺伪。不饮酒。不啖肉。不敢有犯。国事多故。当还请辞。即稽首佛足。绕三匝而去。佛敕贤者阿难。取福罽黄金织成?来。受教奉进。佛取被身。阿难见佛。光颜从容。舒怿明好。殊紫金色。长跪白言。自我得侍。二十余年。不识有如今日佛面光润颜色发明。愿闻其意。佛言。阿难。有二因缘佛色发明。何等二。谓初夜得佛无上正真之道妙正觉时。及至终夜弃所受余无为之情取灭度时。吾今夜半。当般泥洹。故色发明。阿难啼言。何其驶哉。佛取泥洹。何其疾哉。世间眼灭。于是佛请贤者阿难。至熙连河。佛到河边。着衣入水。两手举衣。自澡浴身已。乃渡河于彼岸住。整衣服告阿难。朝从弟子淳饭。夜当灭度。汝解淳意。佛从汝饭。即夜灭度。天下有二难得值。若得遭值。面供养者。既解疑畏。且有正报。何等二。一为若施饭食。令彼得以食之气力。成无上正真。为至圣佛。二为若施饭食。令彼得以食之气力。弃所受余无为之情而灭度者。今淳饭佛。当得长寿。得无欲。得大富。得极贵。得官属。终生天上。获此五福。语淳勿忧。宜用欢喜。汝一饭佛而获多报。当知佛者不可不敬。经法不可不学。圣众不可不事。阿难白佛。如??比丘。性弊悷急。好骂数说。佛泥曰后当如之何。佛语阿难。我泥曰后为??比丘。作梵檀罚。令众默屏。莫复与语。彼当为惭而自改悔。彼时佛来贤者阿难。施床枕。我背疾。即施床枕。佛倚右胁。屈膝累脚卧。思至真正智之道。于是佛请贤者阿难。令说七觉意。阿难言唯。昔从佛闻。一志念之觉。佛用自觉成无比圣猗无为止不淫舍分散意。二法解之觉。佛用自觉成无比圣猗无为止不淫舍分散意。三精进之觉。佛用自觉成无比圣猗无为止不淫舍分散意。四爱喜之觉。佛用自觉成无比圣猗无为止不淫舍分散意。五一向之觉。佛用自觉成无比圣猗无为止不淫舍分散意。六惟定之觉。佛用自觉成无比圣猗无为止不淫舍分散意。七行护之觉。佛用自觉成无比圣猗无为止不淫舍分散意。佛言。阿难已能言之。宜必精进。对曰唯。能言者当精进。如是阿难。仂行者得道疾。佛起基坐。思惟法意。有比丘说颂曰。

甘露化从佛出 疾如听弟子陈

教以此劝后学 七觉妙宜咨贤

由佛兴使我得 清白行无玷缺

学当知正志念 爱喜法精进入

一向专护定意 如法解为净智

有疾者宜闻斯 觉微想除邪思

是疾者为法王 道宝出自此源

彼犹尚请聆法 况凡夫而替闻

胜上首明弟子 来问疾务听真

在圣哲犹不厌 何况余欲废闻

若过时闻道备 起他想心乖异

如彼为非爱喜 佛之教无杂思

爱喜者一向法 为无为心行寂

已正止无闻想 是名为法解觉

众行灭智已淳 自归此三世尊

愿一切人天神 共学慈大道真

今圣师灭度后 众贤必绍教明

尊时讲诵法言 愿神骨助化行

彼时佛来贤者阿难。汝于苏连双树间。施绳床令北首。我夜半当灭度。受教即施。还白已具。佛到双树。就绳床侧右胁而卧。阿难在床后。垂头啼忼忾言。一何驶哉佛取泥洹。一何疾哉世间眼灭。我诸同志。从四方来。欲见佛者。望绝已矣。佛难复睹。难复得侍。来而不见。皆当悲慕。子何心哉。佛问比丘。阿难胡为。对曰。在后悲泣。佛谓阿难。汝莫啼也。何则自汝侍佛已来。身行常慈。口行亦慈。心行亦慈。恕以施安。念虑详审。有心于佛。虽彼往昔过佛侍者。为最供养不得逾汝。亦彼当来。及现在佛之有侍者。尽心供养不得逾汝。何者汝达于佛。而知宜适。若众比丘。每诣佛时。可通见者常得时宜。若比丘尼。及清信士。清信女辈。每诣佛时。可通见者常得时宜。每众异学及诸梵志居士之辈。来诣请现。可通见者常得时宜。佛告诸比丘。天下极贵。转轮圣王。有四难及自然之德。何等四。若其属国诸刹利王来亲诣朝觐者。圣王欢喜。现为说法。皆乐听受。遵承奉行。是一德也。若诸奉道梵志之辈。来亲诣朝觐者。欢喜引现。为之说法。皆乐听受。遵承奉行。是二德也。若诸理家居士之辈。来亲诣朝觐者。欢喜引现。为之说法。皆乐听受。遵承奉行。是三德也。若彼儒林异学之徒。来亲诣朝觐者。圣王辄现。为之说法。皆乐听受。遵承奉行。是四德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