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晋美彭措法王 阿秋法王 贝诺法王 敦珠法王 萨迦法王
主页/ 贝诺法王/ 文章正文

接受安德鲁可汉专访

导读:尊贵的贝诺法王这个世界是不可信赖的 ——贝诺法王 ◎安德鲁可汉专访安:现在西方对佛法有兴趣的人越来越多,您是一位出家人,而佛陀也是,就修持而言,出家的功德为何?法王:佛陀曾在经典中开示,作为一位出离者并且成为一位出家人,对追求佛道而言,是更有帮助的。首先,我们接受圆顶并受戒,之后我们从世俗中出离而成为一位出家人,以此作为行为规范的基础,我们会有更深、更坚固的领悟力,在佛法的修持上会更更有力量。成为...

尊贵的贝诺法王

这个世界是不可信赖的 ——贝诺法王

◎安德鲁可汉专访

安:现在西方对佛法有兴趣的人越来越多,您是一位出家人,而佛陀也是,就修持而言,出家的功德为何?

法王:佛陀曾在经典中开示,作为一位出离者并且成为一位出家人,对追求佛道而言,是更有帮助的。首先,我们接受圆顶并受戒,之后我们从世俗中出离而成为一位出家人,以此作为行为规范的基础,我们会有更深、更坚固的领悟力,在佛法的修持上会更更有力量。成为一位出离的出家僧侣,会比只是一位在家居士更有力量。

安:十九世纪伟大的宁玛巴瑜珈士夏卡曾说,世俗的生活:酒、肉、感官享受,及种种世间的欲乐与圆满,这些轮回中最美好的东西,是会让人沈迷的。青春年华的美女最容易让人误入歧途,因此切勿心生贪染。因为这个世界上所有事物都是没有实义的、无常、不可信赖的,且本质上最终会导致痛苦的。特别的是,居家生活有如火坑,受用轮回美好的种种圆满,就好像吃掺杂毒药的食物,舔刀锋上的蜜汁,或如蛇顶的庄严珠宝般,轻尝即可致命。仁波切可否为我们开示世俗生活的过患,及它对修道人而言是怎样的陷阱?

法王:如果有人对快乐产生丝毫的执着,他将无法达到心灵层次更高、更大的快乐。在轮回中,众生主要遭受贪、瞋、痴、慢、妒等烦恼染污的影响,只要有烦恼的地方,无论是谁,只要是受此五毒所左右,就自然的会在轮回中次次投胎,永无止境。您看看!虽然轮回是没有实义的,可是却也是没有边际的!

安:在多伦多一次专访中,您提到「西方是这般渴求教法,接受佛法的方式是寻求并吸取它,…你不可只想到这个世间,你必须想要超越──一种除了物质生活外的其他东西。」可否请您解释此话含意?要超越此世间,要从哪些东西出离呢?

法王:许多西方人对研读佛法有兴趣,也因此想修持佛法,但是,我们喜欢轮回,喜欢这个世界。我们为它工作,也想从中成就一些东西。可是这些要成就的东西是没有止境、没有边际的,无论我们在此世间有何等成就,无论物质或地位等所有东西,没有一项是我们可以真正倚赖的。所有万物皆无常,他们只是顷刻暂停而已。这些权位或物资并不能真正的利益或帮助任何人,因为死亡来临时,我们什么也带不走。

但是,我们有一种方法可以离开轮回而获得解脱。倘若我们追随佛陀的教法并以之为道,我们确实可以超越此深不可测的轮回世间。我们惟有透过此精神的道路,才能获得究竟的安乐与觉悟。要做到这一点,我们需要从一位上师处接受教法,此外就要靠我们自己的努力。我们从修持中获得多少的领悟,且主要的是我们做了多少的修持,依靠这些,我们可以获得成果。

作为我们行为规范的戒律是佛法修持的基石。就好像是房子的地基一般,没有地基,我们无法盖房子。我们应该放弃来自我们心中、却会让我们的心更加迷乱、且把我们绑在轮回中的贪、瞋、痴、慢、妒。即使我们知道、也想要放弃此五毒烦恼,却很难立即做到,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研读佛法后,要把研读的佛法付诸实修的道里。这样,我们最终可完全舍弃五毒。若我们好好利用健康聪慧的身心,精勤实修佛法,我们确实可以一步步修上去,我们确实可以一生就获得解脱,但也可能要花好几世。

安:在九○年代初期,贾札仁波切告诉我:「最重要的事,就是要具足出离心。如果你有出离心,这意味着你了解这个世界是没有实义的,轮回的种种,是连一点意义都没有的!假若你透彻的领悟轮回的过患的话,这本身就是一种证悟!这意味着你已经超越轮回,了解到这个世间究竟上是没有亦义的。」贾札仁波切继续说:「出离心式整个精神道路的基础,若你没有出离心,就不会有所谓的证悟。从究竟来说,若想获得解脱自在,就要修持对轮回的厌离心。」仁波切你同意此观点吗?对轮回要修持厌离心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出离心是整个修道的基石呢?

接受安德鲁可汉专访

法王:贾札仁波切是伟大的证悟的上师,他所说的是真实的。我们必须澈见轮回的痛苦而产生厌离心。无论我们在轮回的事物上面下多少功夫,它们都无法带给我们究竟的安乐。我们必须澈见轮回的无常、无实义,不仅如此,我们还必须发愿成正等觉,这是轮回的反面。

轮回是了无实义的,因为万物皆是短暂、无常的,它们连一刻都不足以信赖。倘若我们想证得究竟安乐果位的话,在这之前(证得究竟安乐果位)都必须秉持这种见地。

虽然轮回了无实义,但轮回也有一个含意,因为我们大家自无量劫以来,一直被绑在轮回里,求出无期。即使我们曾动念想修持佛法,可是我们并没有真正去修持,因为我们全然的被绑在轮回里,动弹不得。即使是想修持一两个小时,不仅十分困难,就算真的去做,也会觉得无聊、不耐烦。但是我们花一辈子在轮回里不断的工作、向外驰求,我们却不会觉得无聊。这就是轮回的本质、轮回的力量!

出离心就是要放弃所有世俗的营求,任何人想获得解脱,就必须转心远离俗务。除非我们有这样做的意愿,而在有此意愿之前,我们都无法专注于修持以达觉悟。

安:佛陀曾说:「蓝颈孔雀翱翔天空的速度永远不及天鹅。同样的,在家居士也无法与在丛林中具功德的独居比丘相比拟。」然而,一位有影响力的美国佛教禅修老师杰克康菲尔却在他一本畅销书中说:「对家庭的奉献牺牲,与在寺规严谨的庙宇里奉献相同,提供了出离、忍耐、不动心与布施的训练。」这是真的吗?

法王:这不是真的。身处居家俗务中,你如果有精神上的修持,不可避免的还是会有更多的执着产生。身处在家而有从烦恼中解脱的志愿是好的,但是在这种情况下非常困难。然而即使是出家,也需要有完整的训练以断除烦恼。当然,我们并不是说:只要进入寺庙便能获得解脱。

接受安德鲁可汉专访

安:现在美国有一种新的精神运动正在萌芽,它称做「新的美国修持之道」,其中一位拥护者伊莉萨白雷瑟说:「新的美国修持之道最具建设性的特色是,强调『个人权威』,更确切的说,她说:「由于是民主式的修持之道,仰仗外在的权威来指引真理及达到真理的道路是没有意义的。新的美国修持之道,你自己决定修持之旅。」‥‥‥

仁波切您来自伟大的传承,在此传承里,行者修持的成功是完全的皈依,仰仗佛、法、僧三宝。宁玛巴巴楚仁波切曾说:「无论显密经续论典里,均未提过有任何人可以不透过依止上师而证悟成佛的。我们可以自己去看,没有人可以靠自己的聪颖与勇气,达到任何地、道的成就。更确切说,所有众生,包含我自己,在寻找错误的修持之道上天赋异禀,可是追求真正的解脱与成佛之道,却有如盲人迷失在荒漠中困惑。不依靠有经验的领航员,我们不可能自金银岛中满载而归。相同的,一位上师是我们达到解脱与佛果的真正向导,我们必须虔敬的依止他。欲达到此,可分三阶段:首先检验上师,之后如法依止,最后效法他的证悟与行为。」

所以仁波切,身为藏传佛教宁玛派的领袖,您对此「新的美国修持之道」感觉如何?您对修持之道上有所谓的『个人权威』的看法为何?

法王:巴楚仁波切所说的是正确的。即使是佛陀也是这么说的。所有过去、现在与未来诸佛,都必须仰赖一位上师,开示适合他修持的法门,并且如法依止,以达解脱之境。如果没有一位上师,无人可获得证悟。

追寻民主式的修持之道不会带来任何利益。这种方式不会产生任何的力量。这就是关键所在。为什么呢?并不是他们会产生更多贪瞋痴等烦恼──他们确实会有一些慈悲心,但是他们的修持不会产生任何的结果,他们只是浪费时间罢了!

主要的原因是:我们必须从上师处接受教法与加持,而这位上师必须是有证悟经验的,否则真实之道不会产生。知道如何在修持之道上指引弟子的具德上师,是可使学生能从轮回中解脱的真正对治。从觉悟的佛陀直至现在的上师,这觉悟的心是由上师传给弟子的。此传承的接受,无论任何时候,必须保持十分清净,不能有丝毫戒律或三昧耶誓句的衰损,否则在修持之道上就会产生障碍,无法达到究竟的果位。如果一颗种子有些微的腐败,它便无法生长。

若上师没有这么清晰的领悟、经验与证悟可以引导他人,他人也无法受益。这就是我们为何必须依止有这种证悟的上师,并从他座下接受指导的原因。所有的一切都仰仗有一位具德的上师,并在修持之道上接受他的指导。

佛陀所证悟的无上正觉之道,即是他在许多教法里所开示之道。他引导弟子:「如果你作这种修持,你就会成就这种果位。」在印度及西藏,有数千位修持者依据佛陀的教法与口诀,获得各种证悟与利益。当我们完成修持之后,我们必然会有某种结果、利益或力量,这不是小的利益或结果,我们必须要证得无上佛果所带来的无量利益与功德。

安:您同意这种修持之道上的民主,只是让我们的自我感到舒服而以?

法王:是的,这确实只是让我们的自我感到舒服而已。他们会这么想:「噢!我有这种权利!」他们会想:「这会让我感到非常舒服。」这样是没有利益的。如果你徒有一颗没有足够活力果仁的种子,即使你种下它,也不会开花结果。

安:最近有越来越多人修持佛教的禅定,有些人对佛法的空性(一切现象与经验在究竟上是空性的)有些理解;但是也有些人对空性没有任何认识,对空性的重要性也一无所悉,便进行禅定修持。这种不知或不将修持的基础建立在空性的禅修上,会趋向解脱之道吗?

法王:空性有许多层次。只是感觉自己证悟空性,不必然会趋向无上正觉。对空性的道理不清楚,或只作简单禅修的人,要证悟是极其困难的。追求解脱,我们必须有解脱之道。任何的解脱意味着从染污的烦恼心中获得解脱,我们必须要有对治。这种对治即是无我的证悟,或说自我及万法(一切现象)是空性的。但是,只要我们如法实修,慢慢的,我们会在道上进步,而终究我们会获得解脱。

安:是否有可能,行者一方面修持觉悟的解脱的法门,另一方面却不须在内心放弃对此世间的执着?

法王:问题是这样会无法免除执着,且无法证悟空性。

安:是他仍执着此世间的关系吗?

法王:是的。

接受安德鲁可汉专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