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晋美彭措法王 阿秋法王 贝诺法王 敦珠法王 萨迦法王
主页/ 阿扎仁波切/ 文章正文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 第十三课

导读:第十三课宗喀巴大师言:菩提心可说是大乘的栋梁,故而非常重要;同时,它也是大乘的入门。它如点金剂一般,把一切你所积集的福德资粮都转化为成佛之因,将我们这个平庸的凡俗之身变为无价珍宝般的如来身。所以对于菩提心的教授,如开示大乘菩提心、菩萨行的《入行论》,我们应发起“为一切有情誓愿成佛”的广大心愿来听闻。我们现在讲到第二品,菩提心妙宝,未生令即生。如今主要讲忏悔业障方面。之前说道,暇满人身既已得到,可依...

第十三课

宗喀巴大师言:菩提心可说是大乘的栋梁,故而非常重要;同时,它也是大乘的入门。它如点金剂一般,把一切你所积集的福德资粮都转化为成佛之因,将我们这个平庸的凡俗之身变为无价珍宝般的如来身。所以对于菩提心的教授,如开示大乘菩提心、菩萨行的《入行论》,我们应发起“为一切有情誓愿成佛”的广大心愿来听闻。

我们现在讲到第二品,菩提心妙宝,未生令即生。如今主要讲忏悔业障方面。之前说道,暇满人身既已得到,可依它来修行。修行能成就现前究竟的一切大义,因此我们应利用当下的暇满身来修,而不要推到未来。如今我们的外缘、内缘都已具足,若再不利用现在的身体好好修行,临终时便会受各种苦。

以上颂文主要讲述的便是无常的道理,以此说明我们此生应尽力去修行,而且是从当下开始修行!《菩提道次第广论》中,无常的道理可以拿来思维;此处所讲亦可援引到广论观修中,如此相互圆融。死亡是一定会到来的,没有任何因缘可去遮除,无论你有多大的威势、财富。在我们短暂的生命中,真正用来修法的时间并不多;内心和法相应的时光非常少;而且生命在刹那刹那地消失。将《广论》中所讲的无常道理与此处内涵相互融通,对我们修持来说较为有利。

“当我辗转困床褥,纵多亲友相环守”,此颂描述临终时情形。彼时身心各方面都完全衰弱,成为他人怜悯的对象,一点水也喝不下,也发不出声音。尽管诸多亲友周围环绕,疼惜地看着自己,但又有什么办法?尤其是临终时四大解体,地水火风依此消失时,会出现各种各样恐怖的现象,内心中生起极大痛苦。这种痛苦,外在的亲朋是无法感受到的,也不能承担自己的任何一点苦楚。

“堕落死王使者手”,一旦为阎魔死主所攫;“亲知何补友何能”,自己最亲的父母、以及知心好友又有何帮助?“时唯福业堪依怙”,彼时,只有平日自己依三宝所造之福德因缘,及所修善业才能作为我们的依祜。对于死亡的场景,我们应经常观修。通过这样的观修,才能策励我们好好用功修行。“奈何片善亦未修”,由于我们没有思维无常的道理,又没有修持善法,最后临终时无有救护;“哀余昔时由放逸”,我们对上师三宝期切呼救,哀叹自己往昔因身口意三门的放逸,造作十种恶业,成为未来堕入恶趣的因;“如斯怖畏非所谋”,造作的那么多恶业,自己没有想到是恶趣之因;“乃为无常现生事,造作众多诸罪垢”,乃至为了今生短暂的安乐而造作许多恶业。

下面即用比喻说明,当自己未修持任何善法,营造之事全为恶业,在为阎魔死主抓走时那种恐怖的情景。

罪人断肢赴刑场 牵引之时犹慞惶

况人吻燥眼根坏 宿业转变见异物

死王使者面狰狞 形象现前来攫捕

极大怖畏病苦缠 衰损难堪何待言

“罪人断肢赴刑场,牵引之时犹慞惶”,世间人若是犯下重罪,被押赴刑场砍头、断肢时,心里是非常恐惧怖畏的;“况人吻燥眼根坏”,何况人口唇干燥,眼睛也看不清,完全处于无边的恐惧中。此比喻藉以说明临终时之恐惧:彼时阎魔死主所显现的恐怖,千万倍强过世间人受重刑的恐怖,其悲哀无助的状态更难以表达。这些临终时显现的各种恐怖景象并非幻象,而完全是自己的业力。正如我们常见的轮回图中六道场景一般,我们造下怎样的业力,它就会显现相应的景象。因此,想象我们平日的所作所为,就知道未来堕入恶趣是百分之百的因缘。因此应发起至诚忏悔的心,在具足因缘、机缘可供改正时,去努力改正。否则一旦堕落,想再超脱就极为困难。因此应在根本上忏除罪业的因。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 第十三课

哀呼谁能为救护 令我脱此大怖畏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 第十三课

瞠目仓皇睛肉露 四方狂顾求皈救

若见四顾无可归 嗒然自失心颓丧

若时无处可扳投 我于尔时当奈何

“哀呼谁能为救护,令我脱此大怖畏”,一旦堕入恶趣,形形色色的恐怖景象现前时、死主前来伤害我们时,我们会仓惶四顾哀声呼救:谁能救护自己脱离恶趣如此的痛苦!“瞠目仓皇睛肉露”,因极为恐惧而瞪着双眼;“四方狂顾求皈救”,四处寻觅有没有人可以救护自己。尽管诸佛菩萨有能力和悲心救护我们,可我们所造诸堕落恶趣之业,却快过诸佛神通,这是毫无办法的。加上我们平时就甚少生起祈求诸佛菩萨救护的心,如今果报现前便很难得到救护;“若见四顾无可归”,如此四顾见无人可救护归靠,且此时获得一种宿世通,清楚自己会因过去所造恶业而堕入恶趣;“嗒然自失心颓丧”,当恐怖现前、又没有找到救护,自心便完全颓丧;“若时无处可扳投,我于尔时当奈何”,一旦投生入地狱或余恶趣,会很难找到一个救护自己的地方,那时自己又能奈何?

通过以上思维,我们便理应从当下尽力去发起至诚皈依之心,依佛的教言去行持止恶行善之事业,这便是正式将过去的无奈在当下化解。

前面所讲的主要是“拔除力”,如误食毒物般发起忏悔之心,极痛悔往昔所造之恶业。倘若我们为今生的贪著而蝇营狗苟、发不起修行的心,这便是“执常”之心,为“自己不会死、能长久住世”的想法所蒙昧,如此便提不起修行的心念。因此要驱除这种“执常”的心念,一旦我们明白生死无常、死后会堕入恶趣,便会对过去的恶业发起一种强烈追悔的心——这便是“拔除力”,拔,即把植于我们内心的恶业之根拔掉。此即四力中拔除力的力量。

下面为“依止力”,共七个颂文。

是故有情依怙尊 为护众生勤精进

大力能除诸怖畏 即于现前应皈依

佛心证入微妙法 能除生死诸恐怖

菩提萨埵贤圣僧 正应皈依亦如是

众怖所逼及惊惶 我今皈命普坚王

复于文殊妙吉祥 自以此身为供献

大悲心行无动转 观音自在依怙前

疾痛哀号声惨切 恳求于我施救护

圣者虚空藏菩萨 地藏菩萨诸圣众

一切大悲依怙前 志心呼吁求皈救

死王使者最狞恶 见之恐怖四散逃

谁具威德能如是 持金刚手我皈依

昔违诸尊教敕言 今见现前大怖畏

即今皈投诸圣前 愿乞速除诸恐怖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 第十三课

之前我们说到,一旦堕入恶趣,皈依、求救的心完全来不急生起,完全为痛苦所蒙蔽,如何才能救护自己?在现前即励力发起皈依之心。皈依何人?“是故有情依怙尊”,诸佛乃是众生祜主,为利乐有情而行持种种事业;“为护众生勤精进”,通过恒时精进,将众生救护出怖畏;“大力能除诸怖畏,即于现前应皈依”,诸佛的事业力量无量无边,既可以让你脱离轮回,又可让你远离小乘涅槃,最终将你安立在大乘的菩提上,远离怖畏。对于这样的佛陀,应于现前就去至心皈依。为什么要皈依佛陀?因为他具足我们应皈依的功德——佛陀自身远离一切怖畏,于自身功德究竟圆满,远离一切过失,而且充满大悲,于所有众生均能平等、善巧、方便地救护。《广论》中讲佛陀具足以上条件,是故我们应当皈依佛陀;“佛心证入微妙法”,佛陀所证得的甘露法,我们也应去皈依——佛陀所证得的教证二法,只要有人去修持,该人即能驱除生死的怖畏;“能除生死诸恐怖”,既然佛法有这样的功德,所以我们也应皈依;“菩提萨埵贤圣僧,正应皈依亦如是”,如皈依佛、法一般,对于圣者菩提萨埵也应去皈依。

皈依可分为身的皈依、语的皈依、意的皈依。身的皈依,即如前所说,将身体供奉给佛菩萨,从此之后失去对自身的自主权,完全依靠佛菩萨的教言去断除十种恶业、行持十种善法,如是止恶行善;语的皈依,即欢喜用心地念诵、赞叹诸佛菩萨的功德;意的皈依,即自己现前一切无论顺境也好、逆境也好,所遭际之种种安乐痛苦,佛菩萨均全然了知,而我亦将内心完全依托交付给佛菩萨。

“众怖所逼及惊惶,我今皈命普坚王”,因文殊、普贤等均为具足广大悲愿的大菩萨,因此对于他们应特别皈依。在面对恶趣、轮回,内心充满恐惧惊惶时,将身心奉献给普贤菩萨,以恳祈他的护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