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晋美彭措法王 阿秋法王 贝诺法王 敦珠法王 萨迦法王
主页/ 阿扎仁波切/ 文章正文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 第五十四天

导读:第五十四天为了证得无上菩提,怀着这样的愿力来听闻大乘佛法。我们现在讲的是《入行论》中第八品:禅定品。匍匐男女鬼卒前 为彼再三作祈请或诸罪业或恶名 为彼一切非所畏我宁趣入恐怖中 亦宁耗损诸财物若于彼身能抱持 善哉我心亦欢喜彼唯骸骨更无他 不能自住亦非我何故于彼深好乐 爱著不能趣涅磐此处讲道,应断除对内在有情的贪著。起初为了追逐自己贪爱喜欢的人,在世间的媒婆面前反复祈请,赠送许多的财物。在这样的过程中...
第五十四天为了证得无上菩提,怀着这样的愿力来听闻大乘佛法。我们现在讲的是《入行论》中第八品:禅定品。匍匐男女鬼卒前 为彼再三作祈请或诸罪业或恶名 为彼一切非所畏我宁趣入恐怖中 亦宁耗损诸财物若于彼身能抱持 善哉我心亦欢喜彼唯骸骨更无他 不能自住亦非我何故于彼深好乐 爱著不能趣涅磐此处讲道,应断除对内在有情的贪著。起初为了追逐自己贪爱喜欢的人,在世间的媒婆面前反复祈请,赠送许多的财物。在这样的过程中,自己宁愿造下很多的恶业,乃至不惮背负极大恶名,只是为了得到自己所贪爱的人。造作任何恶业也无所谓,各种各样的伤害、恐惧也无所谓,乃至自己的钱财耗尽也无所谓——只是想要拥有自己贪爱的对方,达成所愿。可是我们一旦去观察,会发现一切身体都是骸骨,白骨骨架而已,没有什么精华宝贝。所贪著的对象自身亦没有主权,也不属于自己所有,仅是臭皮囊而已,为什么自己不前往寂静之所认真修行,追求清净的解脱安乐法喜,断除贪著的心、走向解脱道?为什么对于这个肮脏的、不净的身体这样贪著呢?初时殷勤好护持 后时惊愕何如此先为他见或未见 恒以衣等覆其面汝昔迷恋贪著者 今仍如前现量转鸟鸢啄去现其形 何故汝今欲逃避最初见面时,世间的少女会表现出非常害羞的样子,百般遮掩不令他人看到自己面容。然而一旦死去被丢弃在尸陀林中,你所贪爱的面容毫无遮拦地完全显现在众人面前,此时也应该像从前那样高兴地去看才是,为什么反而远避?此时,秃鹫、狐狸之类将面纱、衣服完全叼去,毫无遮覆,为什么你反而避之不及?从前出于自己的烦恼,对方尽力遮挡,自己还要想尽办法窥到,为什么现在无遮无拦,却不欲往视?昔日若为他眼见 汝心悭惜极防护云何今他为啄食 汝心不惜不防护从前,在贪爱的人活着时,别人看上一眼,自己便会恼怒顾忌,千方百计保护贪爱之人不被他人眼见。现在尸陀林中的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 第五十四天

面容,正为鹫鸟狐狸所啄食,为什么你现在不去尽力地防护她?若见如斯朽肉堆 乌鸢狐狸所食啖何于鸟兽肴膳前 花曼旃檀庄严供人死后,尸体放在尸陀林中,脂、肉、骨架为狐狸、乌鸦和豺狼所食。肉躯不过是鸟兽的饮食而已。为什么要在鸟兽的饮食面前,用种种香花、旃檀、金银珠宝等等来庄严、供养?对于最终成为其他动物的饮食,而去做种种供养、种种装饰,是没有什么意义的。久死尸骸不动摇 汝今见之犹怖畏全身摇曳如起尸 汝今见之何不畏一旦被抛弃到尸陀林中,尸身全部被吃掉,骨架渐渐腐化,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我们看到这样的情景,心里会害怕,希望走开。现在活着的时候,也像一个活着的尸体那般,是被烦恼控制和牵动的行尸走肉,种种的动机、种种的思想左右着我们的肉体动来动去,为什么这样的活尸你不感到害怕?若其覆蔽犹贪著 何不贪爱未覆者若于尸骸非所乐 何故抱持衣覆者从前,对于为衣物所覆盖的身躯,你都会去贪著;为什么现在不去贪爱那些在尸陀林中,毫无衣服遮掩的尸体?既然对没有覆盖衣服的尸体,我们不会去贪著,那么亦不应去贪著为衣服所覆盖的身躯。若值得贪著,便都应贪著;若不值得贪著,便俱不应贪著。为什么?它们本身都是不净的。同依于一食物中 出生便溺及津唾此中便溺非所爱 汝于津唾何爱乐自己所贪爱的人,她的一切如便溺、唾液,均是从由食物消化而来的不净物,为什么只贪著她的唾液,不去贪著她的便溺呢?须知这二者本身俱为不净,出于同一因缘而来。若其乐著唯细滑 兜罗绵枕何不贪谓无气味及漏泄 欲者唯为不净迷诸具欲贪下愚人 谓兜罗绵虽细滑不能两两相交会 由斯不乐兜罗绵如果自己贪著的是柔软细滑的身躯,那么为何不像贪爱女人那样去贪爱锦罗、棉布之类柔软的衣被,反而去喜欢不净的身体?身体本身是不净的,但贪心的人会说:“柔软的衣被没有女人的体味。”贪欲者并非执取不净为净,只是为愚痴所迷惑,才去贪著。他所贪著的并非是“处”,而是“不净”。其下是贪欲者的辩论,说并非是对不净的贪著。若谓所贪非不净 唯馀骨琐筋络缠血肉污泥涂其外 此物何故置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 第五十四天

怀中如果你说所贪图的不是粪便等不净之物,那么为何要去贪恋由经络骨节连接起来的骨头架子,外在又敷上一层肉泥,如此而成的女人?何故要把这样本身不净的骨肉经脉拥在怀中?汝身自具多不净 即彼堪供汝受用何故于他不净囊 贪求不净生贪欲 你自己拥有的不净物已经够多了,每天还要去处理,已经令自己很麻烦。为什么还要对他人的不净之躯产生贪图?若谓所好为肌肤 妙著美观为所欲肌肤色质本无心 汝于是中何可乐如果说你贪著的不是刚才那些,而是对方的肌肤细滑美观,因此希望去观看接触。倘若如此,为什么对贪爱之人死后没有心识的肌肤、尸体不去贪著?那同样都是肌肉皮肤。若贪其心是何物 不可触知不可见谁能触见所未闻 无故抱持何所为你又回答说:因为死者的肌肉、皮肤没有心识,我爱的是她的心,只对有心识的肌肤去贪著。可若如此,你贪著的只是对方的心识,心识没有形体,我们的身躯无法触碰,又怎样去了知?只是贪著她的心,肌肤形体绝非心识,那么对于这样没有意义的身体,又为什么去无故喜欢和拥抱?他身自性为不净 若不了知未为奇自身性亦唯不净 若不了知深可怪 对方的身躯本为不净的自性,自己如果不明白,并不算稀奇。但我们自己的身体不净、充满污垢,这一点我们应清楚了知。连这点都不明白,实在是非常奇怪的事。离云净日照开敷 新茁莲房偏弃置未知汝贪不净心 耽斯秽窟有何乐烦恼的心便这样回答:身躯虽然不净,但它有美妙的形体和颜色,所以去贪著。倘若如此,那么在远离乌云大雨,在晴朗的阳光下照耀盛开的莲花,我们为什么不去喜欢?在太阳照耀下怒放的莲花,颜色与形状都是如此美妙,我们为何不去贪著这美丽的莲花,为何要以贪著不净的心,对于不净的身体去贪著呢?地面若为不净污 偶一触之生厌恶他身不净出生处 汝今何故欲相触地面一旦被粪便等各种肮脏的东西所染污,自己就会厌恶地僻开。而对于种种不净出生处的身体,为什么我们还要对自己和对方的身体那样去贪著?若于不净既憎嫌 从不净田所出生从于不净种子也 他身何故置怀抱 对于不净之物,自己是厌憎嫌弃的。自己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 第五十四天

不净的身体,从不净的母胎田里出生,由父精母血这样不净的种子而长成,为何对于他人的身体如此贪著呢?田地不净、种子不净,如此讨厌不净的你,为什么还要贪著这样本身不净的身体?从不净生不净虫 于彼小虫非所喜众多不净自性身 从不净生何可乐粪池里面的虫子,本身由不净里产生。我们非常厌恶虫、蛆。同样,不净的身体本身由不净的种子产生。为什么还要去喜欢?汝今非唯于自身 不净自性不呵厌乃复于他不净囊 贪求不净生贪欲对于充满着种种不净的自身,我们不去厌弃呵责,反过来还要去贪著其他为不净所充满的皮囊。对这样的不净应该深加厌恶,为什么不仅不厌弃,还要去贪著?通过以上对他人不净身体的多角度观察,而生起舍弃这种贪著的心。此处所讲主要是断除对男女的贪著。通过观察不净观、无常的道理,来断除这种贪心。通过各方面地返观,思维自己到底贪著什么?贪著的本身没有什么意义,贪著的东西本身为不净、无常。由此断除自心对其他有情的贪著。勇尊益西坚赞大师说过:“我们的身体,被以往业力的工匠制造出这样的骨架,然后以不净的肉泥所涂抹,里面充满脑髓、脓血等不净之物。九孔常流不净,散发着各种各样的臭味,如不净的仓库一般。为什么我们还要对此身体产生贪著?不净的仓库中,让我们欢喜贪著的东西是不存在的。”对于不净的自他身体不应贪著,反应产生极大的厌离才是。龙脑旃檀可意香 香粳时蔬诸美食但令入口复吐之 地亦沾污成不净冰片、红花、龙脑等散发着各种香味的药,或种种香甜的稻米、蔬菜等美食,这些物品一旦进入我们嘴里,无论是不小心吐出来、还是消化排泄出来,都成了很脏的东西,连大地也被染污了。因此对于本身制造不净的身体,不要去贪著。现见不净有如此 若犹于此心狐疑当往观于尸林中 所弃他人不净体 自己现前能看到的自身种种不净,倘若对这些方面还有怀疑,那就去尸陀林好好看一看不净的身体!多方面去观察它变化的过程,切实地让内心去明白自身的不净。若知朽坏皮裂时 能令人生大恐怖何故复于自他身 后时贪著生欢喜尸陀林中尸体的皮肤坏裂之后,或是天葬时尸体被剖开后,尸身中污秽的内脏、不净的东西显现,令我们看到后生起很大恐惧。为什么对自他的身体还要去贪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