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晋美彭措法王 阿秋法王 贝诺法王 敦珠法王 萨迦法王
主页/ 阿扎仁波切/ 文章正文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 第二天

导读:第二天《入菩萨行论》中的“菩萨”是指“菩提萨埵”。“菩提”有两种,一种是小乘阿罗汉所证得的小乘菩提,然而此处所讲乃是指无住的大菩提,即佛的位置。菩提心有两个内涵:第一是在自利方面要求得无上的涅槃;第二便是他利方面,要求通过菩提的方式来利益众生。这二者合起来便是“菩提”的意思。而“萨埵”则意为志向非常高远、心胸非常开阔。《入行论》就是“入菩提萨埵行论”,即入菩提萨埵的行——如果我们只是发起愿菩提心的...

第二天

《入菩萨行论》中的“菩萨”是指“菩提萨埵”。“菩提”有两种,一种是小乘阿罗汉所证得的小乘菩提,然而此处所讲乃是指无住的大菩提,即佛的位置。

菩提心有两个内涵:第一是在自利方面要求得无上的涅槃;第二便是他利方面,要求通过菩提的方式来利益众生。这二者合起来便是“菩提”的意思。而“萨埵”则意为志向非常高远、心胸非常开阔。《入行论》就是“入菩提萨埵行论”,即入菩提萨埵的行——如果我们只是发起愿菩提心的话,光是这种发心对我们并没有利益,还要广大的行持。如何进入行持?就是进入修学六度万行。这部论典即是论述如何进入菩提萨埵之行。

对《入行论》的解释主要还是依根本颂文、以及它的注解来解释。藏地造论,在藏文前面都会写上梵语,《入行论》的梵语是什么呢?即“菩提萨埵杂雅阿瓦打[日/阿],”。当时的印度有四种语言,这个名字是隶属于其中一种。很多经典都依这种语言来书写和讲述,有点类似于佛陀时代的普通话。梵名翻译成藏文是“降曲生巴觉巴那[觉/勿]巴”,译为汉文则是《入菩提萨埵行论》。

最开始为什么讲一句梵语呢?这有着几方面的意义和目的。首先它表明了这个经论非常清净的依据,即它来源于圣地印度,而并非闭门造车自造;然后是因为诸佛均依这种语言说法,所以即使我们现在听不懂,但听一听也是安立了一个习气,种下了未来能依这种语言听法的善根。佛陀讲经说法时主要依梵文,另一种便是巴利文,亦有一些经典用巴利文记载和讲述。无论如何,在这些语言中,梵语是最好的。因此,我们现在能听一听、念一念,也即是种下了一个非常好的习气。

一个论典的名字安立的方式有几种,一个是依论典所阐述的内容来安立名字;一个是根据其讲述地点来安立名字;再或便是由请问之人、请问之经典来安立经论的名字。《入行论》便是第一种情况,因为论典讲的乃是菩萨的行持,因此根据内容来安立名字,是为《入菩萨行论》。为什么要给论典安立各种各样的名字呢?在经典里说,通过安立名字能去除很多无明晦暗。许多东西,我们是通过它的名字来理解其内涵,继而生起内在智慧的。为了这个目的,需要安立名字。

如《入行论》,我们刚才讲过是依其内容来安立名字。真正利根的大乘修行者,一听到“入菩萨行论”这个短短的标题,不用学习后面即可明白它全部的内容。

前面简单释名。下面便是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 第二天

“顶礼一切诸佛菩萨”。

即是说在翻译时敬礼,积集资粮敬礼一切佛菩萨。此句在寂天菩萨所造论中是没有的,后来藏地的译师加了进去,目的是希望自己的翻译工作圆满地完成,中间不要有障碍,这是其一;另一方面,在藏地,当时的赤松德赞法王有一种规定:如果是经藏,前面翻译时就是“顶礼佛菩萨”,论藏的话就是“顶礼文殊菩萨”,律藏的话就是“顶礼一切智”。因为有了这样的规定,我们便可通过这句话得知这部论属于经藏,是解释佛经内涵。

“佛陀”可解释为大觉圆满,大觉就是觉醒、觉悟。即是从烦恼障与所知障这“二障”的习气中觉醒,然后智慧达到最圆满的程度。佛陀具备的两种功德,一是“断德”,一是“证德”,断德与证德均可分为三个方面。断德,即断除二障(烦恼障、所知障)习气,“断”即全部断尽、不再回转的断尽,断后不再浮生烦恼;证德,即是证得一切智慧、功德达到最圆满的程度。

断德与证德均可分为三个方面来阐述。一是佛陀超胜一切外道,没有任何外道能比得上;二是超胜一切预流,即小乘预流果;三是超胜一切小乘的阿罗汉果。为什么说超胜于这三类呢?像外道修各种各样的禅定,顶多脱离开贪著,投生非想、非非想天,但由于“我见”没有断,所以永远不可能解脱。而佛陀能够断除我见,断除烦恼障;而证得预流果的行者,由于欲界烦恼没有断尽,还会回来欲界受生。佛陀断尽三界,不会再在烦恼和业的控制下投生回还;而阿罗汉虽然断尽烦恼障,但所知障还没有断,烦恼习气也还没有断,所以佛陀也超胜于阿罗汉。由于佛陀断除了我见、烦恼障以及一切二障,所以超胜于外道、超胜于预流果、超胜于小乘的阿罗汉。在“断德”方面,即超胜于此三类。

“证德”亦是超胜于这三类。首先是佛陀的智慧(现观一切真如)超胜外道。而且他的智慧非常坚固、无余的了知、了知了一切法。智慧分三个方面,这三个方面超胜于外道、预流、小乘阿罗汉。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 第二天

断德与证德简单地说,便是大觉圆满。当我们说到大觉圆满的佛陀时,我们从断、证两方面去讲,断是断尽二障习气;证就是胜义谛与世俗谛此二谛的智慧一切现前了知。如果通过佛的名字能知道一点内涵的话,也对我们很有意义。而菩萨则是自觉觉他——自己去修行,然后利益他人。有这样大心地的有情,心智非常广大和非常强有力。

此句也是翻译时译师们所礼敬的内涵,通过这一点,让我们随念译师们的功德。当时的西藏若没有译师们翻译佛经的话,人们是没有办法学习的。由于我们未来的修行、学习,全都依赖于他们翻译过来,因此要随念译师们的功德。另一方面,通过这句话,我们知道《入行论》有清净的依据归类于经藏,是从三藏里流露出来的,而绝不可能是寂天菩萨自己臆造或杜撰的。

像历代祖师大德们所造的论典,是让我们更深入、全面地了解佛经的一种方便。祖师大德们对于佛教完全不是迷信的,他们会通过各方面理论去观察佛经,然后自己切实地去修持,让内心生起觉受后,方才去著作论典来阐述佛陀深一层的内涵。通过他们撰写的论典,我们对佛经能有更深入的理解。正如看一本书要看其注解一样,如果一切论典脱离于佛经的话,那它就不是清净的。

接下来讲述《入行论》正文。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 第二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