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晋美彭措法王 阿秋法王 贝诺法王 敦珠法王 萨迦法王
主页/ 阿康仁波切/ 文章正文

伏虎—无明烦恼对治法·伏虎 身、语、意

导读:你若能助人,自是非常好;否则你至少 亦应不害人。每逢困难来临,或生活中有了痛苦,我们就怪别人,或怪非我们所能控制的外在环境;非但不承认人性本净,反而常常避重就轻,把自己的不好顺手往外一推了事。于是,我们乃认为别人的做法、说法和想法,是我们发怒、起妒或产生其他不良情绪的原因。这种对世间和对自己的看法是错误的,我们不该如此,而应认清和鉴别自己的困难与缺点。然后便会发现自己的困难并没那么多,剩下来的,也...

你若能助人,自是非常好;否则你至少 亦应不害人。

伏虎—无明烦恼对治法·伏虎 身、语、意

每逢困难来临,或生活中有了痛苦,我们就怪别人,或怪非我们所能控制的外在环境;非但不承认人性本净,反而常常避重就轻,把自己的不好顺手往外一推了事。于是,我们乃认为别人的做法、说法和想法,是我们发怒、起妒或产生其他不良情绪的原因。这种对世间和对自己的看法是错误的,我们不该如此,而应认清和鉴别自己的困难与缺点。然后便会发现自己的困难并没那么多,剩下来的,也并非我们所不能控制。用实例来说,穿皮鞋显然比用皮铺路要容易得多。我们不要再伪称自己的困难是别人的过错,不要再把自己的过错用各种面具来掩饰。认为入时的服装能使我们的身体完美、认为沈默不语能改善我们的口才;认为既然没人能看到我们的心,生起恶念就没关系——这些想法都不对。进步之道是放弃使用面具,如实看清自己,并勇于面对实相。真实的日常生活情况,不管是刻板无聊,还是多变有趣,全能反映我们,全与我们息息相关,所以必须坦诚以对。为了鉴别和认清苦因,须先了解自己是如何体验世间。从身、语、意三方面来考虑这个问题,有助于我们的了解。无论是青年人、中年人,还是老年人,我们每个人皆有一个由血、肉、骨及其他物质所组成的身体,用于体验多种感受;同时也有语言和沟通的能力——虽然所说的并不一定是真话:最后,还有一个善念、恶念及感情的制造者,其名为心。对当前的我们来说,身、语、意都是实存的。我们所做的,显示于身体的行为;所说的,由语言和声音来表达;但我们的善恶,则根源于心。在这方面,身、语反应心意,像傀儡一样为心意所操纵,问题出在我们太忙于管理别人和外境,以致操纵自己的身、语之线,因不用而生锈,有加点润滑油的必要。是故,我们的现况就不大对劲了。身、语之所为,不符合我们的心意,而这种操纵上的不顺和无效,即是很多问题与失望的起因。理想的情形是身忠于心,顺心之意,不与心分道扬镳。若不如此,而让身依其卑劣的性向行事,便很容易陷入追逐声色物欲的生活,难以摆脱。此一陷阱,乃为粗心和任性之人所设,其结果都是一样——失去自由。因此,我们必须学习如何拉傀儡之线,善用身、语,将我们真正的心意与信仰转变成语言或行为。这并非说我们应拒绝身体的一切需要,或压抑身体所表现的本能之智。我们的指导原则是慈悲。此处所说的慈悲,其义可界定为一种信心,那就是深信我们既为得天独厚、可能成正觉之人,便应对世间及其众生有大贡献才是。在内心种下此一积极的态度,并令其遍及和充满我们的一切言行。这可将我们的身、语、意结合在一个共同的目标之下,使得三者在任何时候、在每一知觉层面、在各种表达方式里,都能彼此协调合作——慈悲是立基的种子和开端,也是道与果。我若向一只狗伸手,它可能会走过来,期望得到食物或友谊;但若向它举手,它就会以为要伤害它而跑开。同样地,我们所发出的每一动作、声音或思想,都会多多少少影响到别人。只要看看四周,就能证实此点。例如,我们行动的方式,便是对别人发出的信号——不管有意无意。见人跛行,便会臆测他患风湿,或意外伤害。若见男人或女人摆臀走过,可能觉得那人性感,在向我们挑情,即使那人也许全然不知有此信号传出。肢体语言是一种有力的通讯工具。因此,我们若要使自身的表现于人有益,令人能有好感,那就必须留心自己的行为,要知道我们的一举一动都会影响周遭的人,并会引起反弹。我们同样须要注意自己所发之声与所说之话。和蔼的声音及言语,对别人的心情有良好的影响,能给予鼓励和安慰;即使是深受痛苦的人,也会因听到适切的安慰话,或藉祷告、或咒语的抚慰力,而解除痛苦。我们说话的方式,至少也跟我们所说的话同等重要。一切言行的幕后操纵者是心。不管我们认为心在脑中,或在他处,都无所谓,主要是,我们的一切言行皆源于心。心虽无形,其处所亦无法确认,但我们仍要了解,若想改善行为的品质,终究须在心地上下工夫。除了要注意这个棘手之心的明显表现,还须谨防它那隐微的、同样有害的性向。例如,我们也许觉得看充满暴力的影片或电视节目没什么害处,但是如果我们的心认同其中演出的酷刑或杀戮,那残忍无情的性向,便会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加强。迄今为止,激起我们言行的,多半是自私执我之心,这种心乃是因我们不愿或无能加以节制而坐大。目前,我们也许连它的存在都不知道,但到了某一阶段,便不得不把这位独裁者找出来而与之面对、不得不与该阶段的心当面交涉。那时我们可以说:“瞧!你统治我的身体和语言太久了,你造成的伤害和痛苦已经太多了,现在你得老实点!”在抛弃或转化私心之前,我们不会有真正的进步;但在此之后,我们即可开始朝正确的方向迈进了。禅修能帮助我们,让我们有空间与时间从问题中抽身后退,以便能把问题看得更清楚。禅修能启发我们,有助于我们了解心和心的运作,包括心本身如何运作,以及心藉我们之身、语又如何运作。以上是将身、语、意分开来看,事实上,它们当然是相互依存的。若要在修行之道上前进,三者必须同行。三者同修,才能少做捣乱、有害之事,才能多做对自己、对他人、对整个环境全都有益之事。本书中的修法,旨在提供实修的依据,协助修者为善祛恶。此后,当我们到了净化身、语、意的阶段,才能深入地探讨,那时便可渐知三者皆无实质——身发彩虹、语如回响、意如水中倒影。不过,这种解悟,非下一番苦工不能获得。

伏虎—无明烦恼对治法·伏虎 身、语、意

伏虎—无明烦恼对治法·伏虎 身、语、意